头部banner

沂蒙情书

出自: 2011年第7期
字体: | |


  天刚擦黑,三喜爹就把院子里收拾完了,把大门栓检查了一遍,就站在院子中间大咳了一声,说:“没事儿早歇了吧,明天还得下坡。”

  这话是说给西屋里的儿媳妇听的,意思是该吹灯了。以往这话不用说第二遍,话音还没落,西屋里就没了亮。今天却有些不同,一直到他和三喜娘要睡了,躺下又欠欠身子,看见西屋的灯还亮着。三喜爹嘀咕说干什么呢这么晚点灯熬油的?三喜娘说算了别管了。成天省也没见你省成个大财主。三喜爹说你说得好,要不是我省,咱一家早拉棍去要饭了。老两口就这样拌着嘴睡下了。

  农村的夜长,上了炕睡不着,老两口躺在那里摸黑说话。听着外面闹闹嚷嚷,三喜娘就说,村里又来伤员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