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昏迷

出自: 2013年第3期
字体: | |


  我们的日子只能叫活着,东奎的日子才能叫生活。听我这样说,如果东奎现在清醒着,眼神肯定还是一如继往地迷茫,接着连连摆手,晃着圆圆的大脑袋,皱着眉头说,不至于吧?我以前跟他打过比方,说就跟猪一样,莫庄有两类猪,一类吃了睡,睡了吃,在粗饲料和催肥剂的作用下,很无知地长胖,最后糊里糊涂一刀毙命,甚至见不到秋霜冬雪;还有一类猪,吃得那叫精细,养尊处优,它的职责就是做花花公子。东奎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端起酒杯说,你的意思我是那少数的种猪?我先干掉了杯中酒,说操!我是大老粗,说话总是不太着调。

  在莫庄,我们这一茬,东奎最出息。我们有读过小学的,有读过初中甚至高中的,但只有东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