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我们

出自: 2013年第7期
字体: | |


  我整整八年没见过他。

  早听说他死在外面了。

  可事实上他还活着,而且今年要回家过年。

  得到这消息,我便退掉去海南旅游的机票,在除夕的前一天,乘火车赶回故乡去。

  省城离故乡不到四百公里,但世上的距离,许多时候不是空间说了算,由此及彼的时间,才真正决定着远近。临时加开的慢车,麻雀脸那么大个站,也停;除去站台上一间冷得发青的白房子,和一个孤孤单单顶风冒雪向列车行礼的站务员,举目都是荒山野岭,停下来做什么?缩在秃枝上的寒鸦,还有偶尔现身跟土地同样颜色的野兔,都不需要乘火车,它们在哪里生,就在哪里活,不像人,找出各种理由背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