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尾巴的永远

出自: 2014年第11期
字体: | |


  一

  那时候的阳光,犹如成熟男子宣泄流畅的精液。某庄,黑槐树狼皮斑驳老态龙钟地生存在贫枯苍白的土地上却得意非凡繁荣烂漫。高天变幻着鬼脸,或雪白或靛蓝,在枝桠积成的罗网间。

  又是在那个有着关爷庙的丁字型街口,神妈妈萝卜花、槐爷,还有几个不酸不咸的人说着古怪。那时候大概是四月五月,闹不大明白。四月五月显然容易发生什么。庄子里人们的脑瓜儿差不多都有这样一根弦:一年里从正月到腊月十个月皆有上坟的日子,唯独四月五月空白着。鬼神寂寞了难免发点牢骚,闹一些青红皂白出来。

  那天,起风了,一团一团,卷着土卷着树叶儿还卷着一缕死人的头发。太阳老了,花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