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偷她一片褯子

出自: 2015年第10期
字体: | |


  我经常借助七十多年前我姥娘的目光,去打量那些褯子。我看到,它们洗过后,一块一块搭在背包带上,背包带扯在两树之间。春风悠悠,艳阳高照,褯子已经干了。它每一块都是正方形,煞白煞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二十五年前的春天,我去看望姥娘,她说,她活了八十多岁,就偷过一回东西。那时她一看那些褯子就动心,老想去偷她一片。

  她是小刘还是小李,姥娘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她是八路军的护士。她有一个正吃奶的男孩,长得好,很喜人。再喜人的孩子也得拉屎撒尿,他娘当然要用褯子接着。那些褯子,是用崭新的白布做的,让屎尿弄脏了,就去村西小河边洗。洗干净,回来晒干,就可以再用了。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