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二分地的忧伤

出自: 2017年第5期
字体: | |


  一

  刚翻起的土,像蒲公英种子,随着一股热燥燥的干热风刮过,打着飞旋,忽地一下没了痕迹。我重又用力,还用脚使劲儿踹了踹,也只把半圓形的铁锹尖送进地里。我有点迟疑,心想要不要把铁锨翻过来。翻过来,土又会被风刮掉,这让我很沮丧。

  十步以外,妈妈正愤怒地挥着镰刀砍茂密的红柳草棵子。那本来是我干的活。镰刀是小姨给的,刀口卷了刃,妈妈不时捡起手边的石头磨几下,然后用力把石头扔到右边的空地上。那里已经堆着不少碎石头,妈说留着,以后搭地界用。地界从哪儿搭起,又从哪儿截止呢?望着这铺满大片盐碱地的红柳草和黄堇菜我就犯愁。

  你真不去你姥娘家?妈直起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上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