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蝌蚪湾

出自: 2018年第2期
字体: | |


  一

  童年的梦特别多。

  我躺在酸枣树下的芭席上睡晌觉,睡得挺甜挺香,睡梦中就觉着有根毛毛虫儿往耳朵眼里钻,钻得挺痒,急忙用手去胡拉,毛毛虫儿从指缝里爬跑了。稍停,就又觉着有根毛毛虫往鼻孔里钻,也钻得怪痒,又急忙用手胡拉,毛毛虫儿又从指缝中爬跑。这鬼东西钻了耳朵眼钻鼻孔,钻了鼻孔又钻耳朵眼,我一回回用手胡拉,它回回都从手指缝中爬跑。最后,它无所顾忌地往鼻孔的深处钻,用手胡拉无济于事。逼得我打了个很难受的喷嚏。醒来揉揉眼一看,原来是舅拿了根扫帚儿捉弄我哩。

  这是舅治我懒睡虫的绝招。

  “老林,走哩,钓鱼去。”
<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上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