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花脖子一家

出自: 2018年第4期
字体: | |


  花脖子是我的小学同学。他因为脖子生癣,变得斑斑驳驳,所以大家都叫他花脖子。花脖子个子比较高,所以通常坐在教室后面。不过老是坐在教室后面,也多少暗示出他在学习上的自甘落后。在花脖子甘当差生的那些日子里,我不幸做了他的对头,因为老师任命我做了班长。

  我当然感谢老师的信任,今天我处理一些小事比较有大局意识,与我漫长的班长生涯不无关系。不过以我今日之自由散漫,几乎不能理解那时的我,居然活得那么方正周全。我犹记得每天最后一节自习课,我常常拿着一根教鞭,在班级里巡视,代替老师行使管理的职责。因为有了花脖子,那根教鞭便常常会落到实处。他似乎故意跟我作对,故意在我维持秩序的时候大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