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爱到底

出自: 2019年第6期
字体: | |


   血缘之外的任何愛,坚持二十年,也该算深爱。业余写作已二十年。二十年的所有周末都被它缠绕着,分割着。但,最终是陪伴着,支撑着。

   几年前,我写过一个创作谈《写作——祛除生命恐慌的药》。那时的我,还算年轻。

   年轻的生命,因为成长,总有虚空生出来。这种虚空常常像黑洞,吸着人很多的精神,让你看自己就像看黑洞一样茫然无措——这条命就要老了,这条命还一事无成,这条命就要白活了……类似的恐慌,密密麻麻,时常像水一样没到我的下巴。年轻的生命,又是偏刚偏脆的质地,在恐慌弥漫时,常有决绝逃避的念头出现。但又明知是不可行的,遂生出更无奈的虚空和恐慌。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