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我的个妈呀

出自: 2019年第6期
字体: | |


   说到我的妈,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加上一个“呀”字,你想知道有一个作家妈妈是个啥子感受吗,我给你好好说一说。

   说起我的妈,不得不说她是一个十分爱我的人,对我的爱,有时都到了忘我的境界。小时候的我,每上三四天幼儿园就要来一次发烧感冒,药剂师出身的妈妈,竟然崇信尽量不用药物,在人家吃个药挂个吊瓶就解决的事,在她就变成彻夜地守护,使用各种非药物退烧的方法,什么温水擦身啊,推天河水呀,刮痧啊,针灸啊,拔罐啊,肚脐眼滴藿香正气水呀,呀呀呀,反正我妈有的是办法折腾我,也把她自己折腾得干瘦枯黄“黑眼袋耷拉到脚尖”(我妈的话)。遇到我咳嗽,躺下咳得厉害的时候,我的妈就会彻夜不睡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