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一只有温度的白羊

出自: 2020年第2期
字体: | |


   大抵是某个春天,窗外刚有鸟鸣。

   我和张楚在某友人的一段话下面留言,态度一致地赞美了一些什么。秀梅兄在后面跟帖,说,大白羊的想法果然都是一样的。的确,王秀梅和张楚,都是白羊座,我也是。

   白羊座在星座的鄙视链里较为垫底,差不多意味着——傻,白,甜。又或者是“简单直接”。然而,终究是男女有别。比如,经常在朋友圈里遇到的我们三个,张楚内敛,唱歌却是好的。秀梅居于海边,有一手好的厨艺。而我,只擅长游荡、空想等。

   我和秀梅兄相识已久,有一阵子虽然并未谋面,但是,微博,微信,作品,语音通话,多个侧面的交流,秀梅兄的样子早已经被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时代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